「000616」贾跃亭因资本市场欺诈获天价“重典治市”

股票资讯

对市场欺诈要有“零容忍”,对市场自律也不可或缺。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市场禁入的决定。图片来源:中国证监会官网

文本|刘晓钟

这是对“迟到”的处罚决定。

4月13日,证监会对贾跃亭、杨立杰等5名责任主体发布了市场禁售决定。该决定名单列举了乐视连续十年的欺诈上市和财务欺诈行为,并决定对乐视、贾跃亭和杨立杰分别处以总额2.406亿元、2.412亿元和60万元的罚款。与此同时,贾跃亭和杨立杰被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在适用的法律框架下,证监会对乐视和贾跃亭的处罚是严厉的。中国证监会对欺诈行为的处罚是客观有效的例子,反映了监管当局对资本市场欺诈行为的“零容忍”态度。

要篡改资本市场,我们必须“用重典治市”

乐视采用的虚拟业务虚增利润、营收和成本,未能履行贷款承诺。它只需要小心翼翼地揭开它的真正特征。但这样常见的造假可以横行十年,而且是在严格的审批制度下出现的,确实值得反思。

毕竟类似诈骗绝不是个例。熟悉国内资本市场的人都很清楚,有的企业有好几本书,书的对象是证券监管部门、税务部门、金融机构等。不一致。可以说“创”企业书的现象因人而异并不耸人听闻。

为什么这些行业熟悉的欺诈行为长期得不到惩罚?他们做不到,做不到,还是不想做?特别是随着我国资本市场进入登记制时代,市场制度为市场自治和自律开辟了天空,这使得市场主体的失败、不甘和欺诈失败显得尤为重要。

长期以来,人们对资本市场的欺诈行为深恶痛绝,所以“重典治市”表明市场对欺诈行为“零容忍”,成为市场的明确要求。

如今,随着新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11)的颁布,国内资本市场的欺诈行为得到了有效遏制。今年第一季度,数十家准备IPO的公司撤回了上市申请材料,被称为“撤回潮”。

然而,要求严厉的法律惩罚只是市场欺诈的一种宣泄。要真正形成对市场欺诈的“零容忍”,就要营造市场主体不愿意反欺诈的场景。让各种市场主体理性自利,避免市场主体陷入自由和反叛。

结合乐视十年造假和今年一季度数十家公司IPO“退市潮”,正好揭示了资本市场制度和制度变迁的本质:什么样的制度能够塑造资本市场的公共秩序和良好法律,为所有参与者提供良好的商业环境?

事实上,只有尊重人们的自利行为,促进人们的合作,降低参与者的服从成本,大大降低交易成本,制度才能真正创造出对欺诈“零容忍”的市场场景。

资本市场体系的设计更加多样化

在新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11)出台之前,国内资本市场体系比较二元化,制度设计主要考虑监管者和被监管者两个维度,以及相互执行和互动成本。

这就让资本市场滋生了一种能抓我就抓我:抓不到老鼠的猫不是好猫,抓到的老鼠也不是好老鼠,这似乎是现阶段国内资本市场博弈的主线。

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种制度框架主要强调形式规则的核心地位和重要性,以及参与者的服从成本。

大量事实证明,过去资本市场制度设计的交易成本很高。降低参与者的服从成本,最终还是要看法律的严格程度和不断壮大的执法队伍,什么都不缺的现象不是个案。这也是乐视造假十年,却依然逍遥法外很久的原因,很多企业针对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书。

如今,随着新证券法的实施,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发生了变化,不仅强调正式规则的强约束,还引入了非正式规范的自我约束。

新证券法引入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集团诉讼制度、抗辩证明制度和和解制度,使得国内资本市场的制度设计更加多元化。

监管他律和市场自律自律共同创造了一个新的制度领域。对市场欺诈的监管不再仅仅依靠公共权力,而是引入了市场理性和自身利益的互动制衡。国内资本市场开始重视多层次的信息反馈和公私合营。

同时,刑法修正案(11)的实施,使证监会能够依据证券法认定公司的欺诈、造假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与刑法中证券欺诈发行罪的互联互通,处罚力度更大。

这无疑有助于降低市场参与者的制度服从成本和市场交易成本,也降低了欺诈的发现成本。再者,为所有做不到、做不到、不想做欺诈的参与者营造一个市场场景是有帮助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要创造一个对欺诈“零容忍”的市场环境,就必须充分发挥非正式市场规范的作用,让市场自律和自主真正成为市场的“清洁者”。

目前,从制度层面来看,需要为国内资本市场的集体诉讼、辩护证明和纠纷解决制度创造一个低成本的运行场景,促进以规则自利为主线的制度变迁博弈,使市场在公私共治下茁壮成长。

总之,对市场欺诈要零容忍,对市场自律也不可或缺。

□刘晓钟(金融专栏作家)

编辑:卢九实习生:唐洁静校对:李丽君


以上就是000616贾跃亭因资本市场欺诈获天价“重典治市”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