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清:深入解读《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sar

股票资讯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情况认真贯彻执行。

两办在下发关于民营企业融资的文件后,再次下发了关于中小企业发展的专项文件,体现了中央对中小企业融资的高度重视。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了竞争中立原则。落实竞争中立原则,不仅是所有权中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国内外资本),客观上也要求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在要素获取(包括财力获取)、准入许可、运营、政府采购、招投标等方面平等对待。

竞争中立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大趋势。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成为对内深化改革的重要内涵,对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重视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是长期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小企业的健康发展是保持经济活力、解决就业问题、促进创业创新的重要保证。

2016年以来的供给侧改革在提高企业利润、稳定经济、反弹通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主要受益群体是大型企业,中小企业的利润在通过环保消除产能过剩、限制生产的过程中受到挤压。《指导意见》的发布可能意味着修复供应方改革的副作用。

首先,对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重视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央政府和各部委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解决了从宽钱到宽信贷传导不畅、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困难、企业税收负担重、盈利能力减弱和市场公平竞争等问题。

这次发布的《指导意见》总结和深化了去年以来惠及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扶持政策,针对中小企业面临的生产成本上升、融资困难、创新发展能力不足等困难痛点,意味着支持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创新作为深化内部改革的重要内容,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第二,推动金融资源向民营和中小企业倾斜

这种支持的对象不仅仅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还有“中小企业”(从文件内容来看,也涵盖了微型企业),涵盖的范围更广,更有利于激发实体经济的活力。特别是在创新发展方面,中型企业的地位和作用不亚于小微企业。

在中国的金融体系中,大型企业、拥有政府信用的国有企业和城市投资平台占据了绝大多数的金融资源。对于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来说,大企业背景强、实力强、抵押物多、信用资质好、单笔贷款金额大、交易成本低,使其成为首选的业务对象。然而,小微企业既缺乏担保又缺乏隐性政府担保,业务可持续性差,风险高,交易成本高。此外,银行缺乏完善的风险定价机制,成为融资市场的“弱势群体”。

包括《指导意见》在内的一系列政策的实施,为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了各种支持。

在信贷领域,提出“两增两控”,增速30%以上,降低风险溢价,建立激励相容的监管考核机制,鼓励信贷,降低担保率,开发贷款续贷产品,推进大数据信贷信息共享。

在债券融资领域,拟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开发高收益债券、民间债务、双创专项债务融资工具、风险投资基金债券、创新创业企业专项债券等产品,推进创新创业企业债券试点,完善创新创业企业可转换债券转换机制,研究新三板上市企业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

在股权融资领域,提出了加快多层次股权融资市场建设、探索和实施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鼓励股权投资基金发展等政策。

上述政策有利于打破目前金融资源过度集中的局面,为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开辟融资空间。

第三,新三板的“主体工作”仍然在直接融资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1月底,科技创新委员会细则出台,肩负振兴中国新经济、新技术的使命。科技创新板的制度设计吸取了创业板和全国教育考试委员会的经验教训,对规则进行了重大创新。

外界有观点认为,科技创新板将“取代”新三板,成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主战场”。但从中央最近的表态来看,新三板的融资作用还会继续发挥。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民营企业金融服务的若干意见》指出:“稳步推进新三板发行交易制度改革,推动新三板成为创新型民营中小企业融资的重要平台。”

此次发布的《指导意见》指出:“深化发行、交易、信息披露等改革,支持中小企业在新三板上市融资。”

两次发布的意见都强调了NEEQ在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直接融资中的作用。

科技创新板是中国股市改革的试验场,也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主要服务对象是科技创新型企业。新三板和科技创新板在企业筛选标准上有区别。对于技术创新属性不那么强的中小企业,未来股权融资可能仍主要依靠新三板。同时,新三板的发行、交易和信息披露制度也有望迎来改革。科技创新板和NEEQ会起到协同作用,而不是替代作用。

第四,这轮杠杆的主体是民营和小微企业

根据3月份PMI数据,大小企业分化程度明显趋同。大企业PMI下降0.4至51.1,小企业PMI大幅上升4.0至59.3,为近5个月最高值。近年来,大企业和小企业的PMI差异已降至较低水平。

从3月份的PMI来看,2018年下半年以来出台的一系列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可能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这说明监管部门确实抓住了2018年经济下行的主要矛盾——监管严格、信贷吃紧导致的金融紧缩。因此,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抓住了制约经济发展和市场活力的“瓶颈”问题,有利于经济发展。效果已经逐渐开始显现,经济停滞和下滑的风险减弱。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为了稳定增长,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和房地产企业纷纷增加杠杆。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定杠杆和结构性去杠杆。我们认为,监管部门的态度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应该坚持去杠杆化,特别是去隐性杠杆化,而允许民营企业适度增加杠杆。

所以这一轮杠杆的主体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但由于缺乏抵押,担保能力差,民营企业难以回收,与传统银行体系的逻辑相悖,民营企业最难添加来自各国的杠杆,远不如政府和居民添加杠杆。我们认为,经济V型反弹的可能性也很低,对经济过于乐观也是不可取的。

5.注重稳健增长与风险防范的平衡,警惕体育贷款引发的新金融体系风险

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成本高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这说明这个问题的形成不仅仅是因为我国金融市场体系不完善,还包括市场化因素:小微企业经营失败风险较高、抗风险能力较弱、抵押物较少,这意味着风险溢价必然高于大企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放贷意愿较低。

从监管部门出台的政策来看,既包括市场化的政策(如激励相容的考核机制、降低风险溢价的一系列措施、推出科技板块)也包括行政指标要求(如“两增两控”、30%的增速要求)。

在这个过程中,要高度重视稳定增长和风险防范之间的平衡,不要以牺牲风险控制底线为代价来投入信贷资源。如果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成为体育竞赛,小微企业融资的成长成本将是金融体系信用风险的快速积累,从而形成新的潜在风险。

保监会有关负责人也强调,要平衡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关系。银行不应组织体育式的信贷,而应遵循经济和金融规律。这不仅考验了监管的智慧,也意味着银行需要尽快完善风险控制体系和信用风险定价机制。


以上就是邓海清:深入解读《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sar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