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ci新兴市场指数」莆田科医院怎么是双肩?大佬总是躲在幕后

股票资讯

最近百度又上市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有患者通过百度搜索“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却去了排名前列的“达夫医院”。一个小病就花了几万。事后,百度表示道歉。

“达夫医院”自然与“复旦医院”无关。据杜南报道,这家“达夫医院”与“莆田科”私立医院关系密切。

于是,我们查询了这家医院的工商信息。“上海达夫医院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为林振发,高级管理人员包括游凤开、游凤秀、苏建华。其实去年我们研究了莆田系背后的家庭关系,这些姓氏都是东庄镇(莆田系发源地)的姓氏。据网上公开信息,2014年,莆田(中国)健康产业协会上海分会召开筹备会,“来自上海各大医疗集团的投资人、总经理、行业精英代表齐聚一堂”。在公布的职位列表中,尤凤开是副总裁,林振发是副总裁。

经过多年的发展,莆田科已经成为我国民营医疗的一支重要力量。它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原罪”,因为医疗事故而进入公众视野。但客观来说,它的层次和结构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两年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1岁的学生魏则西死于滑膜肉瘤。莆田系被推到风口浪尖,引起恐慌。凤凰。com公布了莆田医院名单,被认为是认证的“真锤”。从那以后,我们跟踪分析了这些医院的工商信息,试图揭开这些医院的神秘面纱...

▍莆田体系的轨迹:北京是起点,上海是中心

陈德良被誉为莆田医疗集团的“鼻祖”。据中国企业家网报道,上世纪80年代,陈德良带着8名徒弟来到江湖,其中包括侄子詹国团、邻居、镇党委书记林志忠的儿子陈金秀以及徒弟黄德峰。此后,四人成为莆田“陈、詹、林、黄”家族的核心人物。

领导人陈德良现已退休

从福建到广东,山东,河南,北京,内蒙古和黑龙江,陈德良和他的弟子和孙子几乎走遍了全国。经过多年的积累,已经成为民营医院不可小觑的力量。

数据显示,莆田医药集团的投资呈现区域性特征,华东地区占据突出地位,其中江苏、浙江和上海最为密集。华南这几年发展很快,西南稳步增长。个人和家庭投资也体现了地域特色。上海不仅是全国经济中心,也是莆田家族的聚集地。同时,除了上海和北京,所有的家庭都是按区治理的,甚至是家庭内部。除了连锁医院,很少出现在他姓或者别人的地盘。

这和莆田医院的发展息息相关。

据莆田科关键人物之一詹国团介绍,90年代初,詹国团赴京打拼,与多位来京开会的医院院长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完成了从接诊医生到与正规医院合作的转变。北京也是莆田其他家庭首选的基点,至今仍表现在产业布局上。目前在营的有黄德峰的北京五洲医院、陈的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林新疆的北京年轮中医骨科医院等。

1999年市场化加速后,商业中心迁至上海,四家南迁到上海。仁爱医院、万中医疗、曙光医院、华美美来等知名医院品牌在中国其他地区出现并迅速扩张。

▍四大家族:群体明显,形成两个集群

那么,莆田系的发展如何?它呈现出什么样的特征?

Phoenix.com公布的莆田市卫生局名单覆盖了360多家医院。我们查询了这些医院的工商信息,提取了人物之间的利益关系(包括共同参与和高层管理),同时通过公开信息收集获得了人物之间的亲属关系。最后,将网络梳理成下图:

图表中的每个点对应一个人。一个点的颜色对应的是连接的程度,颜色越深,与该点直接连接的线条越多;点的面积对应于介数,也就是说,它在关系网络中起着桥梁的作用。对于一个介数较大的点,可能不存在与其直接相连的最多的点,但没有它,网络可能会不稳定或解体。

总体来说,图中有两个明显的集群,抱团现象明显。另外还有一个中型组,其余都是5人以下的小组,不系统。

两个集群分别以詹和林为核心。

詹姆斯的网络

詹国连和詹是詹网的核心人物。是表兄弟,其他节点姓氏繁多,体现了詹众多弟子的特点。在詹的网络中,林扮演着相对重要的角色。

然后,我们在詹式集群中发现了一些重要的小群体:

第一个是詹国团,詹国盈,詹国连。(下图中,黄线代表控制关系。比如三兄弟通过上海华恒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了浙江、太仓、上海三家“新安”医院)

2001年,詹国团将公司改组为上海华恒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至今已有上海于恒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新中广告有限公司、浙江新安国际医院有限公司三大机构..因此,三兄弟(詹国团、詹、詹国联)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区,集中组建公司。

另一家是由詹、詹阳成、詹阳山(原名詹)控股的上海医疗投资有限公司,在京津也有一些民营医院。他们的叔叔詹彭宇主要投资黑龙江、山东等北方地区。

詹的妻子投资了玛丽系列妇产医院。

此外,在詹式集群中,还出现了陈的美来医院(后面会单独讨论)以及一系列姓林、姓黄、姓李的医院。

相比之下,另一个以林为核心的大集群就不同了。

林的网络

在林氏网络中,处于中心位置,其他节点多为林氏家族成员,家族特征强,结构紧密。詹出场频率很低,地位相对较弱。其他姓氏出现的频率也比第一簇少。

同理,从以林为核心的子网络出发,选择重要的小群体。

林氏家族很强大。较大的集团是林的和美医疗集团,该集团在全国拥有大量的美国和现代妇女医院。

再者,以林志忠为核心的艾博集团,主要通过深沪两家投资管理公司(后面会详细介绍)投资艾博、仁、远大、远东等一系列医院。最后可以看出,陈国星和陈国雄的兄弟美狄亚集团在江浙沪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总之,四大家族在网络上的表现并不均衡。从长相权重来看,林和詹最多;陈次之,黄最少。从组织上看,林姓和詹姓的现象比较明显,以两个集群为主。陈家虽然人多,但基本上分散在两个家庭的网络中,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独立组织行为。此前有报道称,陈是四大家族中最低调的,但他的投资范围相当广,在家族中也算得心应手。黄的人数最少,结构最差,在网络中的地位相对于其他三家来说是非常弱的。

真正的老大哥▍总是藏得最深

其实以上网络只是冰山一角。短时间内,外人很难发现莆田这些大老板到底投资了多少家医院。目前有官方认证,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牵头的《健康新闻》中有提及。有6万多莆田人从事医疗行业,全国建立民营医院8000多家,可以让我们一窥莆田医疗救助的威力。

莆田医疗集团的领导们尽管控制着大量的私人资源,却总是躲在幕后,他们的医院似乎没有任何联系。同一组的医院可能有不同的名称,同名的医院可能属于不同的组。

进一步分析莆田四大家族核心人物的控制情况,发现投资方式存在明显差异。詹国团以亲缘关系为纽带,形成“外资/内资公司/医院”的控制模式,通过投资公司实现对医院的控制;陈金秀体现了连锁医院控制的明显特征;林志忠呈现出区域投资的特点;黄德峰的模型看起来比较简单。

以林志忠博爱集团和陈金秀美来集团为例,梳理了它们不同的投资模式。

首先看看林志忠的博爱集团:

与个人相比,公司作为更重要的网络节点。其中规模最大的是深圳艾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子公司有上海仁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艾博医院。这三家公司投资了博爱-仁爱部的大部分医院。

网络中的核心人物是林,大部分都是一家人。他们交叉控制着公司,像安排和组合一样,充当公司的高管,形成非常密切的关系。

从商业角度来说,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老式的“博爱——仁爱部”医院,另一个是林志忠孩子参与的“远大——天大部”医谷。

同时,这些公司的历史记录表明,这个群体似乎正在经历代际传承。

2015年5月23日,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官网显示,深圳曙光医院法定代表人由“”变更为“林”,深圳医院法定代表人由“”变更为“”,深圳远东妇产医院法定代表人由“”变更为“”。下一代经理BLACKPINK出现了。但目前,林志忠作为深圳艾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然对系统拥有绝对控制权。

同时“远大-天大系列”也在逐步完善。儿童以上海“远大健康城”为基地,初步形成以远大医疗谷/天大医疗谷为核心,医疗资本投资管理(医疗资本医院)、钱产业、美中医疗投资、沃美企业管理等为辅的附加产业。林家的新一代正在筹划更大的地盘。

相比之下,陈金秀的美来集团有一条截然不同的扩张之路:

首先,公司枢纽的作用更加突出。以美来医疗美容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为中心,在全国各地发散形成以“华美/美来/华莱/馨子”为代表的连锁经营模式。

各地以区域性投资管理公司(广州美来、福建美来、厦门华意光、四川中富、成都万银)为投资医院的中心。目前,广深、川渝、福建已形成明显的医院集群。

但本质上,核心利益流向了陈金秀。陈金秀通过上海美来投资管理公司实现了对美来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的绝对控制,从而控制了国内其他连锁系统。

与詹、林的用人方式不同,的用人方式似乎更为不拘一格,如以陈山为广深、华东节点,叶智扬为西南、广深节点,林为华东节点,为西南节点。看来他们未必是陈的人。

最后,我们在统一的尺度下比较两组,模型的异同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从扩张的角度来看,美莱医院在中国的分布更广,数量更多,网络更大。

第二,从公司(蓝点)来看,艾博集团公司少,相互交织,股权关系复杂,没有大的中心节点。相比之下,美来集团涉及的公司比较多,有明显的央企投资医院,整体处于烟火绽放的状态。

最后,从人的角度(橙点)来说,在博爱集团,主要是亲属交替担任股东和高管,处于中间,牢牢控制着整个网络。而美来集团在不同区域有不同的代理,相对分布在网络外围,控制各自的区域。

但两者有一些相似之处,即都体现了“实际控制人生活在幕后”的特点。通过控股核心公司和设立子公司进行海外投资,林志忠和陈金秀可以成为医院看不见的人,成为互联网上“看似不重要的人”。

▍爱上百度,莆田在集团中成长

莆田医院领导一直在积极探索其他转型路径和联盟策略。2013年11月,新希望集团创始人刘永浩、房地产开发商冯仑、华夏医疗集团董事局主席翁牵头成立中国医药卫生产业发展战略联盟。14名成员中,有8名普系大佬,以联盟的名义集体转型,针对医疗行业的高端领域。

另一个基于兴趣的合作是搜索引擎。近10年与百度搜索引擎的结盟,是莆田系的又一成功业务。搜索引擎榨干了竞价医院,而后者为前者提供了巨大的广告收入。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个账号“下可道”的文章说,2013年百度广告总额260亿,莆田系广告120亿。与此同时,搜索引擎的巨大流量使得莆田医院在中国迅速打开知名度,成为知名街道。

也是这种关系,百度依靠莆田医院提供广告收入,不断陷入商誉困境;莆田医院依靠百度搜索获取客户,同时承担巨额推广费用。两人相爱相杀,终于在2015年初,矛盾爆发。腾讯“深网”专栏称,因点击关键词涨价引发冲突,随后莆田(中国)健康产业协会发布的《关于停止一切有偿互联网推广的通知》在网上流传,称很多医疗机构几乎都为互联网公司工作。百度声称将加大整治以莆田科医院为代表的非法医疗宣传的力度。

此后,莆田科医院出现了更深层次的“抱团”趋势。2015年4月5日,莆田(中国)健康产业协会常务会长吴宣布,暂停与百度在竞价推广方面的合作。百度回应称,不会因为抵制“问题医院”而放松要求。

双方一直打游戏,但2015年5月,魏则西事件继续发酵,双方都输了。这一事件后,加快了莆田科医院“团结互助、互相温暖”的趋势。

“莆田(中国)健康产业协会”成立于2014年6月,以四大家族代表为重点,不断加强莆田各医院之间的联系。终身担任名誉会长,詹国团、詹、、、黄等担任重要职务。

除了协会,另一个联系人是上海汇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医疗信用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医疗健联资产管理(平潭)有限公司建立的莆田系融资平台..上海和会成立于2015年6月4日,詹、詹国连、、林、分别持股。医信(上海)和医学会(平潭)分别于2013年10月和2014年11月成立。2015年8月,医学会(评弹)投资医信(上海),其中、詹、詹国连、黄、林分别直接或间接参与,实现了四家更紧密的联系。

福建莆田电子商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吴于2012年11月成立。2015年6月25日新增詹、黄德峰、林、等人,其中詹担任董事长,实现莆田系又一次整合,向更加互联网化的方向发展。莆田医疗设备网于2015年2月上线。该网站不仅获得了《互联网药品交易证》,而且据吴介绍,截至2017年12月29日,该平台年交易额超过50亿元。

医疗设备网络,可以交易医疗耗材、设备、药品等

近年来,莆田医院的核心人物似乎意识到了危机和转型的迫切需要。他们从外向内不断调整自己。

根据我们的统计,到目前为止,86家医院的名字都变了。对比之前的“* *男科”“* *女子医院”的标签,很难知道是不是莆田医疗帮助下的医院。

从游走于中下层,治疗性病不孕,到现在,面向中上层,着眼于牙科、眼科、美容、生育的消费需求,引入风险投资,建立连锁帝国,莆田医疗集团正在努力摆脱“旅行医生”带来的原罪,部分医院甚至成为行业顶尖医院。

资本继续滚雪球。以陈家为例,的美容系列与其他陈家构成了一个非常多元化的投资模式,形成了医院、医药研发、房地产、医疗美容、金融、电子商务六大板块。再比如黄的黄德峰,这几年从医院行业逐渐转变为酒店管理、营销顾问、文化传播,呈现出非常稳定的增长态势。

相关报告>:>;>。

竞价排名又复活了。上海达夫医院和莆田科有关系

百度医疗竞价排名又开始了。搜索“复旦”,找到“达夫”

患者搜索复旦附属医院被引入民营医院百度道歉误导

央视也认可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由于语义相似,百度的回应具有误导性


以上就是msci新兴市场指数莆田科医院怎么是双肩?大佬总是躲在幕后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