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化陷入危机:债务问题拖累了房地产项目,两家上市公司濒临退市 dmi指标

股票资讯

原标题:怡化危机:债务问题拖累房地产项目,两家上市公司濒临退市

汕头像春节前的春天一样温暖,但蔚来(不是她的真名)不可能像阳光一样灿烂。2018年7月,她从一个业主手里买下了龙湖区一华城新豪湾小区的房产。根据合同,她买的住宅楼B区原定2020年底交付。然而,2021年1月23日,她来到了B区的位置,这里还是一片荒地,一群群白鸭子在杂草中大摇大摆地走着。

怡化城万新华住宅项目停滞被指与怡化集团开发企业背后资金链紧张密切相关。近年来,怡化集团的资产迅速缩水。截至2020年年中报告,集团净资产为147.37亿元,仅占2017年末净资产的67.65%;截至2020年半年报,怡化集团账面货币资本仅为1.41亿元。

同时,怡化系两家上市公司的情况并不乐观。*ST易生涉及金融诈骗,规模100亿元。股价连续12个交易日低于1元,退市危机高;另一家上市公司怡化健康也面临债务危机。

怡化前面还有很多困难,怡化城新豪湾小区的业主和魏来一样,还在焦急的等待着项目的交付。2月3日,新京报壳牌金融记者多次致电怡化集团,但无人接听。

保利和怡化合作过多次。图为保利怡化城项目。图/

携手保利地产打造学区。交付日期已经过去,现场仍然是一片荒地

汕头市龙湖区宜华市新濠湾“金牌双大学帮扶”,以学区优势吸引了众多买家。2018年7月,魏来通过中介从原业主手中购买了怡化市新豪湾房产,并在怡化房地产销售中心办理了登记手续。“当时真想不到这是一个学区,怡化是当地知名的房地产公司,资金实力有保证。我从没想过会是未完成的。”魏来告诉新京报壳牌金融记者。

根据合同,魏来购买的住宅楼B区原定于2020年底交付。但截至2021年1月23日,B区位置依然是一片荒地,垃圾和建材在荒地上随意堆放,不时有白鸭子大摇大摆走过。

怡化市万新华开发商为广东怡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怡化房地产”)。根据企业搜索的信息,广东怡化地产的大股东是保利湾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1%,背后的股东是知名地产公司保利地产。广东怡化房地产的另一股东为佛山宝胜股权投资合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宝胜”),持股比例为49%。怡化集团总裁刘绍喜拥有佛山宝盛62.2779%的股份。

保利:前期怡化挪用资金,这笔钱没有用于项目建设

怡化城新豪湾B区延迟开发被指背后与怡化集团债务危机有关。保利在与业主沟通时表示,由于怡化的债务问题,土地问题还没有解决,解决方案还在研究中。保利还介绍,怡化前期挪用资金,未按政策将资金存入监管账户,资金未用于项目建设。要求所有购房业主在购房时提供合同和有效付款凭证,以核实具体账户。

从企业搜索的信息来看,怡化地产已经介入了很多司法案件。2020年11月25日、2021年1月12日两次被列为执行人,执行总额1.81亿元。

保利地产和怡化集团多次牵手。2019年3月,保利地产入股广东怡化地产。在怡化集团处于房地产收缩期的时候,保利地产趁机获得了更多的市场份额。

保利地产大概没想到怡化集团会陷入债务危机。今天,怡化集团的资产大幅缩水。截至2020年中期报告,怡化集团净资产为147.37亿元,仅相当于2017年末净资产的67.65%。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怡化集团亏损总额超过70亿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怡化集团账面货币资金仅为1.41亿元。

保利在与业主沟通时表示,新豪湾名义上是广东怡化地产的财产,保利公司只对其进行管理和监控,负责销售和服务。保利和怡化集团的纠纷还在继续,怡化市新豪湾的业务还在等待中。

怡化是两家挣扎求生的上市公司

刘绍喜出生于汕头,24岁时创办了自己的家具厂。到目前为止,他的怡化集团已经成为集居住生活、医疗养老、房地产酒店、资本金融四大产业于一体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在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刘绍喜身价75亿元。

怡化系的上市公司包括2004年上市的怡化人寿和2007年借壳上市的怡化健康。怡化健康的前身是怡化地产。如今,怡化直接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

怡化人寿因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9年财务报告出具“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而被警告存在退市风险。2020年5月6日,“颐华生活”改为“*圣颐生”。截至2021年2月3日,*ST宜生已连续12个交易日(2021年1月19日-2021年2月3日)以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的价格收盘,公司股票被退市的风险不断增加。

本案中,*ST易生被证监会认定存在财务欺诈行为。2021年1月29日,证监会通报*ST易生2016-2019年定期报告存在严重虚假记载,财务造假规模达100亿元。

同一天,*ST易生发布2020年业绩预测,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18亿元至-21.6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达到-19.24亿元至-21.74亿元。

在多重负面情况下,查普曼黄书龙发起要约收购,以每股1.15元的要约收购价格收购*ST易生8897.22万股,占总股本的6%。但黄书龙的一枪并没有阻止*ST易生股价继续下跌,*ST易生依然面临退市危机。

怡化系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怡化健康也面临着严重的债务危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怡化健康及其子公司的逾期债务总额为12.59亿元,占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38.04%。截至2021年1月18日,公司新欠债务约3.3亿元。

2021年第一年,怡化健康抛出了一个固定的方案,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解决债务危机。根据固定计划,公司计划筹集不超过6.64亿元人民币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营运资金。

本次增资对象为北京新立城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立城健康”)。本次发行前,新立城健康直接持有怡化健康4.00%的总股本,外加怡化集团10%股份的表决权委托。如果按照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的上限计算,新立城健康将控制怡化健康33.85%的投票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根据怡化健康发布的最新业绩预测,2020年报告期,怡化健康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7.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亏损为4.83-6.83亿元。在经历了2019年15.72亿元人民币的巨额亏损后,怡化健康于2020年重新出现,怡化健康也濒临退市。

一度辉煌千里的怡化系,如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张伟编辑赵泽校对赵琳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怡化陷入危机:债务问题拖累了房地产项目,两家上市公司濒临退市dmi指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