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

股票资讯

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和蔓延,我们再次面临一个古老而又未解决的问题,即什么样的国际储备货币能够保持全球金融稳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历史上,银本位、金本位、金本位和布雷顿森林体系都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不同制度安排,这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立的目的之一。然而,金融危机表明,这个问题远未得到解决,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固有缺陷越来越严重。

理论上讲,国际储备货币的价值首先要有一个稳定的基准和明确的发行规则来保证有序供给;其次,总供应量可以根据需求的变化及时灵活调整;第三,这种调整必须脱离任何国家的经济形势和利益。目前,以主权信用货币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是历史上的特例。这场危机再次警告我们,必须创造性地改革和完善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推动国际储备货币朝着币值稳定、供给有序、总量可调的方向发展,从根本上维护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首先,金融危机的爆发及其在全球范围的迅速蔓延反映了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和系统性风险

对于储备货币的发行国来说,国内货币政策目标往往与国家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相冲突。货币当局既不能忽视本国货币的国际功能而单纯考虑国内目标,也不能兼顾国内外不同的目标。由于需要抑制国内通胀,它可能无法完全满足全球经济日益增长的需求,但也可能由于过度刺激国内需求而导致全球流动性扩散。理论上特里芬困境依然存在,即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保证币值稳定的同时向世界提供流动性。

当一个国家的货币成为世界初级产品定价货币、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时,其对经济失衡的汇率调整是无效的,因为大多数国家的货币都是以本国货币为基础的。经济全球化不仅受益于公认的储备货币,而且在发行这种货币方面也存在制度缺陷。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金融危机频繁发生并愈演愈烈,全世界为现行货币体系付出的代价可能超过从中获得的收益。不仅储备货币的使用者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发行者也要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危机可能不是储备货币发行当局的本意,而是制度缺陷的必然。

第二,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其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固有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超主权储备货币的想法虽然由来已久,但至今没有实质性的进展。20世纪40年代,凯恩斯提出了建立以30种有代表性的商品为固定价值基础的国际货币单位“班科尔”(Bancor)的设想,可惜未能实施。后来以“白色计划”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说明凯恩斯的计划可能更有远见。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缺陷暴露出来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在1969年创设了特别提款权(SDR),以缓解主权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风险。遗憾的是,由于分配机制和适用范围的限制,SDR的作用至今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然而,特别提款权的存在为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提供了一线希望。

超主权储备货币不仅克服了主权信用货币的内在风险,还使得调节全球流动性成为可能。由全球机构管理的国际储备货币将使创造和监管全球流动性成为可能。当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不再作为全球贸易的规模和参考时,其汇率政策对失衡的调整效果将大大增强。这些可以大大降低未来危机的风险,增强危机处理能力。

第三,改革要以大为中心,从小做起,循序渐进,寻求双赢

重建一种新的储备货币可能是一个长期目标,这种货币有一个稳定的固定基准,并被所有国家接受。凯恩斯设想的国际货币单位的建立,是人类的一个大胆设想,需要来自世界各地政治家的非凡远见和勇气。从短期来看,国际社会,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至少应该认识到并正视现行制度带来的风险,并不断进行监测、评估和及时预警。

同时,应特别考虑充分发挥特别提款权的作用。SDR具有超主权储备货币的特征和潜力。同时,它的扩大将有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克服在资金、话语权和代表权改革方面的困难。因此,应努力促进特别提款权的分配。这需要所有成员的积极政治合作。特别是1997年章程第四次修订和相应的特别提款权分配决议应尽快通过,使1981年后加入的成员也能享受特别提款权的好处。在此基础上,考虑进一步扩大发行SDR。

特别提款权的适用范围需要拓宽,才能真正满足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

建立SDR与其他货币的清算关系。改变SDR只能用于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国际结算的现状,使其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中公认的支付手段。

积极推动国际贸易、商品定价、投资和企业记账中使用SDR定价。不仅有利于加强特别提款权的作用,还能有效降低使用主权储备货币带来的资产价格波动及相关风险。

积极推动创造特别提款权价值的资产,增强其吸引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正在研究特别提款权价值的证券,如果实施的话,这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进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分配方式。SDR估值的一篮子货币范围应该扩展到世界主要经济国家,GDP也可以考虑作为权重因素之一。此外,为了进一步增强市场对其币值的信心,SDR的发行也可以从人工计算币值转变为以实际资产为支撑,可以考虑吸收各国现有的储备货币作为发行的准备。

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成员国部分储备进行集中管理,不仅有利于提高国际社会应对危机、维护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稳定的能力,也是加强特别提款权作用的有力手段

一个值得信赖的国际机构集中管理一部分全球储备基金,并提供合理的收益率吸引各国参与,将比各国分散使用和自行作战更有效地发挥储备基金的作用,对投机和市场恐慌有更强的威慑和稳定作用。对于参与国来说,也有利于减少所需储备,为发展和增长节省资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员众多,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负责维护货币金融稳定、能够监督成员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国际机构。它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对成员国储备的管理有天然优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成员储备的集中管理也将是促进特别提款权作为储备货币发挥更大作用的有力手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考虑按照市场化模式组建开放式基金,集中管理成员以现有储备货币积累的储备,设立以SDR计价的基金单位,允许投资者以现有储备货币自由认购,必要时赎回所需储备货币,既促进了以SDR计价资产的发展,又部分实现了对现有储备货币全球流动性的调控,甚至作为增加SDR发行、逐步替代现有储备货币的基础。


以上就是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