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交流|林: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负债投资

股票资讯

改革开放史是“四史”(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党和国家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因此,经济发展史是改革开放史上最重要的内容之一,企业作为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其产生、发展和壮大的历史无疑应该在其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就,企业规模和发展水平也大幅提高。《财富》杂志在1995年首次公布了“世界500强”名单,当时没有中国公司上榜。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2001年有12家中国企业上市。去年8月10日,2020年500强发布。中国(包括香港和台湾省)共有133家公司排名第一,美国有121家公司排名第二。上榜的福建企业有5家,分别是兴业银行222家、厦门建发234家、厦门国茂284家、厦门翔宇298家、阳光控股354家,排在京、沪、粤、港、台之后,与浙江、山东、山西并列第六。当然,我们不能简单的和榜单排名竞争。我们应该承认,中国企业在数量和规模、整体产业结构、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方面与世界优秀企业仍有很大差距。

智库交流 | 林立强: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中拥有一席之地

智库交流 | 林立强: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中拥有一席之地

福建是中国最早实行对外开放政策的省份之一,是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比如1984年在全国引起轰动,为推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和企业改革做出巨大贡献,在中国企业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回顾过去40年,福建国有经济在石化、冶金、机械、电子信息、能源、交通、电力等领域充分发挥了主导和引导作用,涌现出兴业银行、厦门建发、厦门国茂、厦门翔宇、紫金矿业、能源集团、福建中烟、金龙汽车、三钢集团等著名国有企业。

民营企业是福建企业发展的亮点。他们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发展很快。例如,习近平同志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期间,曾七次访问晋江,并于2002年总结了“晋江经验”。目前,晋江民营企业5万多家,形成了纺织服装、鞋类、餐饮等一批超百亿的产业集群。此外,改革开放之初,福建的华侨企业和外资企业在福建企业发展史上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智库交流 | 林立强: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中拥有一席之地

综上所述,企业发展史在我省乃至全国改革开放史上占有很大比重,应该进行回顾和总结。但长期以来,中国学术界对企业史的研究基本等同于对现代企业史的研究,对当代企业史研究的关注严重不足。与其他国家相比,进入21世纪以来,企业史研究已经成为国际商业界的一门突出的学术学科,也是一门客观的学术学科。企业史的研究在世界各国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其重点从北美、欧洲和日本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发展中国家。目前中国企业史的研究规模和水平与其不相称。因此,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史研究话语体系并融入国际舞台迫在眉睫。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一是政府相关部门、行业协会的重视和企业的支持。1996年7月和8月,国家有关部门邀请30多位专家学者进行了两次会谈,开始编撰《中国企业史》。该项目于2002年初起草,2004年公布。成果有《中国企业史(古卷)》、《中国企业史(近代卷)》、《中国企业史(典型企业卷)》,开创了我国大型综合性企业史编纂的先河。今年,全国各地改革开放史的编纂工作正在逐步展开。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大部分省份关注的是经济建设、经济发展等宏观问题,对经济、社会、科技、文化、资源、环境等中微观领域问题的研究还比较薄弱,企业领域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此外,商界与学术界的合作也是企业史研究的动力,也是国外企业史研究繁荣的主要动力。例如,2020年11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国有经济研究智库,就国有企业改革发展重大问题开展协作研究,加强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研究。招商局集团(成立于1872年,2020年财富全球500强排名第235位)参与该项目,长期以来重视并资助中国企业史研究,其学生与商人合作的模式为国内企业史研究树立了良好的榜样。第二,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的创新。由于不同国家的企业发展路径不同,不同国家的企业史研究呈现出各自不同的特点,也呈现出研究范式多样化的趋势。比如在美国,除了形成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历史视角,侧重于企业管理视角的哈佛学派之外,一批企业历史学家也活跃在经济学和历史学领域。此外,还有一批具有全球视野的企业史学家,他们从全球历史的角度研究企业史,自称“全球企业史学家”,从全球历史的角度研究各国的企业史,揭示全球化浪潮下各国企业的发展规律。这种多种范式并存的现象,拓展了企业史研究的广度和深度,将成为未来各国企业史研究的常态。此外,在过去,中国企业史研究的主要研究范式是史学和经济学,而企业管理范式作为观察和解释中国企业史研究的新视角,以及由此产生的历史学家和管理学者之间的合作,将开启中国企业史编纂的新篇章。第三,处理好企业史家的学术研究与实践关怀的关系。如何处理学术研究与实践服务的关系,是每个企业史学家面临的重要问题。过去,中国企业史学者往往以学术研究为重中之重,成果不面向企业界,也不面向大众。宋代史学家于用一句话表达了这种关系:“史学功能可分为学术功能和社会功能两个层次。其学术功能是社会功能的前提和基础,其社会功能是学术功能的延伸和补充”。因此,企业史研究要走出象牙塔,不仅要有春天的纯学术研究,更要敢于尝试巴丽人的通俗写法,探索一种企业、企业家和公众都能接受的形式。因此,未来企业史家观念的转变和企业史研究的公共史学应该是中国特色企业史研究话语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展望未来,这是研究中国企业史的必由之路,必将为中国改革开放史锦上添花。就福建省而言,到目前为止,除了地方志、工商志的史籍研究和福建商人文化的研究外,还没有以企业发展为脉络的具有现代企业史特征的研究成果(如前面提到的企业管理学)。因此,吸收国际先进理念,立足我省本土管理特点撰写企业史,对于总结改革开放以来福建企业取得的巨大成就,弘扬福建民族的创业精神,指导现阶段企业的实际工作,无疑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专栏作家简介

林,福建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企业史方向)。

智库交流 | 林立强: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中拥有一席之地

中欧工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历史博士。他的学术专长是企业史和工商管理,具有企业管理和学术研究的双重背景:在大型企业担任高级主管和企业管理顾问20多年,在高校从事中外企业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目前研究领域的管理部分是家族企业和人力资源管理的传承;企业史包括现代企业文化史、美国企业史、日本商业史等。目前,他是中国商业史学会执行理事,中国商业史学会商业史委员会和商业文化遗产委员会副主席,美国商业史学会(BHC)和日本商业史学会(BHSJ)会员,多次参加美国、日本等国的国际商业史学术会议和交流活动。


以上就是智库交流|林:如何让“企业史”在改革开放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负债投资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