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期货」亚马逊否认“退出中国”是世界首富,但仍“输给”马云和董强

股票资讯

这两天亚马逊被送出中国了。

4月17日中午,媒体发表文章称,亚马逊将在本周内宣布退出中国。未来亚马逊在中国只保留两个业务,一个是Kindle,一个是跨境贸易,其他业务全部取消。

消息一出,就有网友跑到亚马逊官方微博底部说“对不起”。有些人问“我的成员应该做什么”...

今日(4月18日)据央视、Zhongxin.com等媒体报道,亚马逊中国正式否认“退出中国”,并表示将继续在中国投资发展海外购买、全球开店、Kindle、云业务等关键业务。

但国内电商业务将被取消。亚马逊官方表示,该公司将于2019年7月18日停止在亚马逊中国网站上向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我们将与所有卖家密切合作,完成后续交接,确保用户获得持续的优质购物体验。”公司是这么说的。

此外,针对亚马逊中国总裁张文翊将离职的传言,亚马逊回复《国家商报》(微信号:nbdnews)称,张文翊的亚马逊中国总裁任期已经结束,她将在亚马逊内部担任新职位。

“退出中国”的说法看似略委婉得体,但实际上,亚马逊市值超过9100亿美元(约合61028亿元人民币)的自营电商业务,已经很长时间无法在中国与天猫、JD.COM竞争。

亏损:份额不如天猫的总卖家

在亚马逊内部,创始人贝佐斯每年写给股东的信被视为“圣经”。《国家商报》(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如果把今年也算进去,中国市场已经11年没有出现在上述股东信中了。

贝佐斯当初面对中国市场巨大的人口红利,充满了犹豫。在收购当当网失败后,2004年,亚马逊斥资7500万美元“收购”了当时的Joyo.com,进入中国市场。

当时淘宝刚成立一年,马云还在C2C市场和易贝较劲,四年后才进入B2C市场;此时,刚刚涉足电子商务,刘要等到三年后才能拿到第一笔一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亚马逊年销售额已经接近70亿美元,拥有丰富的IT和物流经验,其常年“不盈利,规模大”的发展模式,保证了其有足够的资本支出。

即使五年后,贝佐斯似乎仍然对中国市场抱有很高的期望。贝佐斯在2009年致股东的信中指出,中国市场、云计算和包括Kindle在内的数字媒体将成为亚马逊未来的三大关键投资方向。

但就国内电商业务而言,亚马逊中国毕竟让贝佐斯失望了。

亚马逊国内电商业务在鼎盛时期达到20%,现在市场份额已经下降到0.6%甚至更低。例如,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最新相关数据,亚马逊国内零售业务的市场份额大致在0.4%至0.6%之间。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个量)连天猫平台上的大卖家都不如。

消费者徐新告诉记者:“现在都是在淘宝和JD.COM买的,品类非常全。亚马逊没有竞争力。”

低调示人的亚马逊中国,因为今年2月的一则新闻,重回大众视野。

根据《财经》当时的报道,网易和亚马逊正在推进中国电子商务业务的重大重组。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在中国的海外收购业务。谈判持续了几个月,由网易考拉发起和推动。双方可以采取证券交易所的方式。当时双方都说“无可奉告”。

然而,此后一直没有进展。

退路背后:“水土不服”能说明一切吗?

拿着一张好牌,亚马逊国内电商行业为什么要退至现状?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水土不服和团队执行力不强是亚马逊在中国市场衰落的主要原因。比如亚马逊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延续了不在全球做电商广告的传统,希望通过低价、服务、口碑来获取新用户。

“亚马逊在中国更难。与天猫和JD.COM相比,它的促销活动较少,没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和服务优势。在中国做本土生意很难。”独立电子商务分析师李成栋曾经说过。

业界比较关注的是中国硅谷公司的通病——缺乏独立决策权。

2011年,创始人刘公开表示:“如果中国的负责人不能决定一件事,不能谈什么落实,你可以问汉化,他能说他想做的事都能成功吗?我能做到。”

刘强的“汉化”正是当时亚马逊CEO王汉华。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亚马逊中国未来将在全球市场扮演运营中心,而不是决策中心。

贝佐斯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如何避免其他外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遇到的问题。他解释说,这些公司处境艰难,“因为他们的中国管理团队忙于取悦他们的美国老板,而不是来自中国的客户。我们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犯错误。”

明白道理,但打算避坑,还是一个个准确的栽进去。结果之一就是无法及时应对瞬息万变的中国市场,中国互联网市场与美国市场大相径庭。

Evernote CEO唐逸曾经对包括《国家商报》(微信号:nbdnews)在内的媒体表示,中国网民的生存状态和日常生态是特殊的。在海外,用户主要使用网飞、脸书、推特、YouTube等产品。“你不能用同样的方式做中国市场。”唐逸说。

事实上,不仅仅是亚马逊,包括易贝在内的早期国际公司也或多或少出于同样的原因退出了国内电子商务零售市场。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承认,亚马逊中国的国内零售业务“活这么多年不容易”。

中国商业:半冰山,半火海

根据亚马逊中国的官方数据,自2004年收购Joyo.com以来,亚马逊中国大致形成了四大业务:跨境电子商务业务(重点是亚马逊海外采购和亚马逊全球开店)、亚马逊阅读(涵盖纸质书、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和电子书等)。),亚马逊物流运营,亚马逊云计算服务。

在所有的业务中,不仅是亚马逊的零售业务,在美国引以为豪,甚至被视为护城河的物流服务在中国也节节败退。

从2010年开始,亚马逊中国开始为国内第三方卖家提供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FBA)。之后,亚马逊还决定进一步将物流服务范围扩大到亚马逊平台以外的社会企业,推出“亚马逊物流+”服务。

中国的FBA服务,看起来要下大功夫了,去年就倒闭了。2018年,亚马逊中国宣布从当年8月30日起,不再为第三方国内卖家提供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

幸运的是,Kindle、AWS、Global等业务销售依然强劲。

记者了解到,亚马逊全球开店和地区政府先后在杭州、厦门、宁波发布了三个“跨境电商园区”。其中,杭州、宁波相关园区已于4月10日、17日(今天)正式投入使用。

至于Kindle,它自推出以来一直是亚马逊的常青现象产品,但在中国也受到了包括掌上阅读甚至手机阅读软件在内的许多玩家的挑战。

AWS已经成为亚马逊重要的全球利润来源。根据协同研究集团的统计,截至Q2 2017年,在亚马逊AWS云计算服务中,IaaS和PaaS的全球市场份额分别占34%,远远超过微软、IBM和Google的11%、8%和6%。

在中国学到的经验可以用在印度

凭借在中国市场获得的经验教训,亚马逊从2013年开始转向进入印度市场。

2014年投资20亿美元,2016年又新增30亿美元。此后,印度市场频频出现在贝佐斯写给股东的信中。现在,在人口超过10亿的印度市场,由亚马逊和沃尔玛支持的Flipkart正在相互竞争。

贝佐斯曾经说过:“我们应该选择那些敢于冒险的牛仔,而不是头脑冷静的计算机科学家。”

印度还处于电子商务发展的初级阶段,未来会有无数的投资,但50亿美元显示了亚马逊的态度和决心。

在人员方面,亚马逊也做了很大的调整。当时王汉华作为负责中国的人,先向亚马逊负责全球零售业务的副总裁汇报,再向亚马逊汇报,沟通和审批的效率必然会受到影响。现在负责印度市场的Amit Agarwal,出生于印度孟买,加入亚马逊近20年。他早就被视为贝佐斯的心腹,现在印度市场的一切事务都直接向贝佐斯汇报。

亚马逊在印度的本地化和创新方面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比如开发一款占用内存较少的App,以适应印度相对低端的智能手机和较慢的网络连接;由于信用卡在印度尚未普及,消费者在亚马逊下单后的支付方式支持货到付款、信用、零利率分期付款等...

有人说,印度无疑是亚马逊最有前景、机会最大、赌注最重的海外市场,但如何确保中国的滑铁卢不会在印度上演,可能仍然是亚马逊及其团队的重中之重。亚马逊也是同样在海外打拼但经验不多的中国互联网巨头的优秀教材。

最新报告>:>;>。

确认!亚马逊中国于7月18日停止向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

扩展阅读>:>;>。

恢复亚马逊中国的“瘦身”:关闭天猫旗舰店员工调整和两个官方公告

亚马逊电商失去中国:努力10年5年都来不及

恢复亚马逊中国的“瘦身”:关闭天猫旗舰店员工调整和两个官方公告

亚马逊对中国的颠覆:“水土不服”还是战略失误?

亚马逊“逃”了!世界首富刘“输”在中国,直指关键点:对中国队太多的不信任


以上就是美股期货亚马逊否认“退出中国”是世界首富,但仍“输给”马云和董强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泽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